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新巴尔虎左旗今日大新闻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辽金时期女真人的“鹰路”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04 04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辽、金“鹰路”

作者北方洪牧

鹰路,是见于《辽史》《金史》,对沿松花江、黑龙江顺流而下,直抵黑龙江入海口鄂霍次克海、库页岛交通线的称谓。鹰者,指俊禽海东青。在这条大路的末端,有广阔的大海,和海岸嵯峨的山岩,那里是海东青的故乡。《契丹国志》说:“五国之东接大海,出名鹰,自海东而来,故名海东青。”而自辽、金始,由于捺钵和畋猎的需要,海东青成为部族图腾、贡品之首。产自五国部的海东青,就是沿此线送往京师(辽上京临潢府、金上京会宁府或金中都)的,《辽史》“贡鹰道”所记即此;又,《金史》记“五国蒲聂部节度使拔乙门叛辽,鹰路不通”,是正史最早出现“鹰路”地名的文字记载。

东北边地夏短冬长的自然环境,赋予鹰路以水路、陆路、冰雪江道兼用的特色。松花江自由式曲流漫滩,造就了沿岸宽敞的河谷地,陆路畅通无阻;夏日行船,浮江而下;冬季冰冻三尺,江河被积雪覆盖,平坦如砥。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五国部土著民族,习惯以马爬犁、狗爬犁作为交通工具,似车无轮,疾驰如飞,一日可行三百里,是中华古代交通,和东北边塞风情的独特景观。

鹰路历史文化积淀同样丰富,半部辽、金史,就是在“鹰路”的舞台上演绎的。契丹皇帝“春捺钵”,“长春州,本鸭子河春猎之地”,从上京浩荡而出,入女真境钩鱼、捕鹅,海东青是须臾不可离的“驯服工具”;而海东青产地的五国部,时附时叛,契丹统治者惟借女真力量打通鹰路,强索海东青,“岁岁求之女真,女真至五国,战斗而后得,女真不胜其扰”。尤其契丹使者的霸道无理,是女真人最不能忍受的。“天使所至,百般需索于部落,稍不奉命,召其长加杖,甚者诛之,诸部怨叛”。又,“岁遣使者,称天使,佩银牌自别,每至女真国,遇夕,必欲美姬艳女,荐之枕席。”如此,契丹使者与女真结怨甚深,为阿骨打“集女真诸部兵,擒辽障鹰官”,继而扯起反辽大旗埋下伏笔。

友情链接:

Power by DedeCms